安倍来了,中日两国的养老合作将走向何方?

www.cnpension.net    2018-11-22 11:55    中国养老金网

上任七年后,日本首相终于来中国访问了。也就是在几天前,一场中日两国政府养老服务产业的最高规格论坛中日养老服务业合作论坛在北京举办。同样面临深刻的老龄化社会问题的两个东方大国,展开了一场深入交流,与会的两国养老产业相关企业也达成了多项合作。

同样是东方文化背景,同样的人种,不同阶段的老龄化国情,让近年来学习日本养老的潮流日益高涨。日本政府如何看待中国人去日本学养老,日本公司又如何看待中国的养老市场,日本的养老又有哪些值得并且适合中国学习的地方?

阿沐近日采访到了“首届中日养老服务业合作论坛”的参与者,“中日福祉人财协同组合”创始人王洋。请他聊聊,作为一个在日本从事养老事业的华人,如何理解上述问题。

秉承:人材是“人力资源”,“人力资源”创造“人财”的 理念,为了解决日本国内介护工作人员严重不足的问题,以及中国目前面临的急需介护人财(教育・技术),介护产业整体发展水平偏低,无法满足高龄社会所需等实际问题,成立了CFJ,接收来自中国的介护技能实习生。 

Q1:作为中国人,这次在祖国,代表日方和中国公司签约,会有身份上的困扰么?

作为我本人没有特别的困扰,因为我觉得只要是为了中日两国的发展,能够起到推动作用,不管代表哪一方都是很荣幸的。这是我们每一位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人都有的梦想,能够有机会参加本次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荣幸和幸运。 

Q2:这次和中轻集团的合作主要是哪些方面?

本次我们签约的内容是介护技能实习生项目。

在业内大家多把技能实习生项目看做是普通的劳务输出,但是在我们CFJ与中轻集团看来,这是一个为两国输出与接收养老产业发展过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养老人才的教育事业。

图/日本NHK纪录片《日本大介护-中国14亿人的老后》,王洋团队培养来自中国的介护人才。

其主要内容有:

①由中轻集团在中国召集优秀的人才,赴日学习养老技术,从而帮助日本解决养老产业人手不足的困境。

②由CFJ负责接收赴日的介护技能实习生,同时为其进行实习期间的拔高教育。也就是说,不单单学习日本养老院现场工作,我们还会为实习生进行中国养老市场认知教育、养老产业管理层培训等一系列长期教育培训。

我们希望,在实习期结束后,带领更多学有所成的实习生返回中国,为我国养老产业的发展起到推动性的作用。CFJ与中轻集团的理念是,把实习生项目回归到原点上,即出国学习先进技术,归国后将技术应用到我国相关产业发展上。(相反,目前的实习生项目,是简单的劳务输出为主,无更多的技术性可言,也很少有回国发展一说。) 

Q3:目前中国人去日本学习介护的多么,大多是以什么形式?

目前能够以学习日本福祉、介护为目的赴日的手段有两种:①介护技能实习生;②福祉介护留学生。

2017年11月1日,日本「技能实习法」公布在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中追加介护这一职种,至2018年10月,已抵达日本的介护技能实习生(中国人)仅30几位。

介护留学目前也呈现出一定的赴日倾向,但相关部门暂时并未统计具体人数。

由于之前日本法规制度的规定导致外国留学生即使在日本学习介护福祉相关专业也无法在对口行业实现就业并获得工作签证,所以很多学生不得不放弃学习相关专业。目前,日本多数福祉专门学校、大学,正在面临着严峻的招生难问题,因此也有许多学校将眼光放远到中国等亚洲国家,非常欢迎这些国家的年轻人赴日学习介护福祉相关专业,并且从政策上也有诸多优惠政策,比如减免学费,提供无需偿还的奖学金,协助在日本就业等等。

另外,已经在日本定居的华人华侨,也逐渐关注中日间养老产业的发展,也有越来越多国内的人来学习日本养老技术并且考取养老从业资质。

我们公司于2018年8月开办了中日介护人材育成中心,这也是第一个针对中国人,并且中日文双语授课,可以颁发日本国内承认的介护士资格证书的教育机构。 

Q4:日本的养老服务企业,如何看待赴日学习介护的中国人?

日本的养老企业,多是传统企业,其思维方式也代表了日本人典型的传统思维方式,就是做熟不做生,非常严谨。

自2008年开始日本通过EPA制度(日本与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之间缔结的经济连携协议)从印度尼西亚,越南和菲律宾接收护士赴日从事养老服务相关工作。2017年又开始招收介护技能实习生,虽然包括中国在内许多国家的人都可以赴日做介护技能实习生,但是据我们目前了解到的实际情况来看日本更优先考虑东南亚等国家的人才。

但是,在201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40周年之际,李克强总理与安倍首相双向访问,养老人才联合培养已经不单单是民间企业求生存的基础商业问题,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也是中日两国在今后发展过程当中,相互提携,共求发展,是中日友好的重要代表性领域之一。

所以,日方企业在接收中国介护技能实习生的同时,也等同于在推动中日两国友好事业的发展,在接收以及对待中国介护技能实习生时会更加有针对性,尤其是体现在教育层面上,不单单学习简单的日常工作,更多的是把日本养老产业的精髓、理念传递给来自中国的介护技能实习生,保障实习期结束后他们能够将日本养老产业的真谛顺利带回中国,并在中国养老产业发展过程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中流砥柱作用。

同时日本也将通过赴日介护技能实习生的口碑,建立起日本养老企业在中国的不可比拟的优越地位。 

Q5:就你所知,日本企业对投资中国养老市场感兴趣么?

通过我们协会多年来的实践经验与总结发现,日方企业思想两极分化严重:部分企业是从其他行业转投养老产业,其中包括制造业和贸易产业,这些企业的母公司都与中国有着多年的业务来往,对中国社会也是相对比较了解的,所以对进军中国养老市场是有着比较积极的态度的。

但是相反,还有很多日本国内民营企业,尤其是区域型社会福祉法人(非营利),医疗法人(区域型社会贡献)等,首先,消息渠道有限,无法了解真正的中国社会实情,其次,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日本国内,没有太多心思考虑来中国发展。 

Q6:你觉得中国企业、政府向日本学习养老,有哪些课需要补,又有哪些是学不了或者不适合的?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第一个问题,中国为什么要学习日本的养老?首先要明确自己的需求。在我看来,虽然近年来有所改善,但仍有很多企业是盲目的追逐与日方合作,以及学习日本养老。其问题核心就在于对我国国内养老产业的不了解。

首先,我认为,中国学习日本养老的目的在于,打造中国式养老,需要开拓思维,需要借鉴。

但是,它的基础在中国国内,一定要先了解中国国内的养老产业。比如说,我们中国养老产业体制、养老企业保障补贴、目前中国现有养老产业资源、目前养老产业中欠缺的地方以及问题点等。

带着这些信息与问题赴日,我们才能有效、对等地与日方交流,我们才能够学习到我们真正需要的知识。

所以我建议,学习日本养老以前最应该学习的是中国养老,能够明确地与日方说明我们国内养老产业的现状,并把问题明确地传达给对方。 

Q7:大部分日本的养老企业,来了中国也不知道怎么经营。为什么呢?

比如说,日本的社会福祉法人,他们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将从政策中获取的补贴,来运用到回馈社会中,他们存在的性质本身决定了他们无法去想如何产生更多的利润。

比如日本的株式会社运营的养老院(营利型养老企业),他们的目的明确,就是创造更高的产值和收益。但是,这里的80%以上依靠的是日本的介护保险,这些营利型养老企业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是在研究如何在这里做文章(褒义)。

一旦脱离了日本介护保险,日本的大部分养老服务企业无疑是无法经营的。所以介护保险是他们持续经营最重要的条件,没有之一。

反观中国,目前中国长期护理保险尚未全面铺开,能够做文章(获取收益)的地方极其有限。所以说日本的理念与技术再先进,其实在中国是无法实际落地的——这也是众多日本企业在中国遇到最大的困境。

说到我们该学习什么,又回到了原点上,要学习我们需要的,而学习我们需要的之前,就是要搞清楚我们真正需要什么。

在这个基础上,首先利用我们国内现有资源来解决问题,在无法解决的基础上,任何难题我们在日本都可以找到答案,至于说到日本的体系,我只能说能够给我国很多的参考。 

Q8:对于安倍的这次访华,你个人期待在养老方面能达成哪些成果?

作为一名在日本居住的中国人,非常的期待中日两国拥有健康友好的关系。

我们在日本生活,将中国文化带到了日本,同时也学习到了日式养老的先进技术与理念,我们致力于将这些“正能量”更多更好的传递回祖国,以造福更多的华人长者。

希望日本安倍首相的本次访华,可以增进中日间的友好交流与合作,以促成中日养老人才交流合作的美好愿景。

​ 

Copyright 中国养老金网-版权所有-隐私保护-所载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