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市场升级银发经济,期待更多"贴心&quo

www.cnpension.net    2018-11-07 10:58    中国养老金网

产品增添“智慧”养老市场在升级

从常见的拐杖、坐便器,到专为老年人设计的代步车、手机,随着老年人口的不断增长,根据老年人的生活特点和生活需求设计出来的产品日渐丰富。

睡眠评级C、深睡2小时8分、浅睡2小时0分、离床17次……在合肥市民孙飞梦的手机上,记者看到了这样一组数据,清楚记录了孙飞梦的奶奶10月22日夜间的睡眠情况。

为啥奶奶的睡眠数据会出现在他的手机里?“这来自于我给奶奶买的生命体征检测床垫,垫子放在床单下面,只要她上床了,我就可以看到她呼吸、心跳等情况。”孙飞梦告诉记者,因为奶奶岁数大了,又独自居住,他很担心会发生突发情况,尤其是在无人照看的夜里,因此不久前在朋友的介绍下,花一千多元买了这套智能床垫,“如果离床时间过久或者数据出现异常,手机就会自动报警,这样我们也能及时赶过去”。

根据国家社科基金2016年《养老消费与养老产业发展研究》课题组测算,2020年,我国老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98万亿元,2050年将达到48.52万亿元,市场规模以每年9.07%的增长率高速发展。

巨大的产业市场空间,使得越来越多的企业投入到养老市场中。而在我国,居家养老是占主流的养老模式,市场催生出许多像生命体征检测床垫一样可以用于监控的居家产品,又得益于互联网的广泛应用,“养老+互联网”成了市场新风口。

记忆力不好?简单的语音就能开关家中电器和门锁;患有突发性病症?发生紧急情况时,一个按钮就能发送求救信号,并且系统会自动抓拍当前照片;独居不安全?实时向子女发送心率数据,并在出现异常时启动警报……位于合肥市高新区的大德集团在2016年推出了一整套智能养老方案,并广泛应用在合肥、阜阳、铜陵等地的养老院中。

“不仅是在养老院里,养老智能家居系统的各模块可以拆分,如今也有不少子女在长辈们的家中安装这些设备。”大德集团技术部主管沈贺君说,透过智能家居,在外工作的子女们将不用再挂心,老人们的生活也更舒适、更安全。

可穿戴健康检查设备、家庭安防管理系统等产品的出现,正在慢慢解决居家养老可能出现的种种麻烦,沈贺君说:“大概从2015年开始,市场上针对老年人设计的智能家居渐渐多了起来,但我认为目前智能养老还处在初期阶段,未来的产业市场空间巨大。”

设计不够“贴心”繁荣背后藏隐忧

产品是越来越多了,但真的能达到“养老”的效果吗?

合肥九久夕阳红老年护理院院长谢琼觉得,现有产品的功能离预想的效果还有很大的差距。“护理院里老人多,我希望用到的产品能节省一部分的人工,但结果并没达到这个效果。”

在护理院里,有一张护工和老人们都不太愿意使用的机器人护理床,它的主要功能是让行动不便的老人能够随意移动,省去在床和轮椅两个工具间切换的麻烦,将躺卧和移动的功能合二为一。“但是我们实际使用中发现,并没有那么容易,如果你想把床变成轮椅,还必须将床上的被褥拿开,将老人扶起来,才能将床进行变形。”谢琼说,明明是两分钟的事情,最后反倒费了更多的功夫,与其这样折腾,还不如另找一把轮椅方便。

“不够贴心”“根本不实用”……在走访中,记者时常能听到这样的评语。蓬勃发展的老年市场背后,优质供给不足,供求信息不对称的现象十分明显。

“孙子给我买了一个智能手环,说是出了事能一键报警,平常还能查心率,但我一次都没戴过。”合肥市民胡其清今年70多岁,他觉得这些所谓智能,都没有太大用处,“要真是突然出了事,大脑哪还有意识按按钮报警啊,这个功能简直是摆设。”

智能家居系统也面临着对房屋安装条件要求高的局限。沈贺君坦言,如果安装家居系统,大前提是必须要网络覆盖,另外一些零部件需要接通电源,对房间的电路分布也有要求。“如果是一套完整的家居系统,可能需要3万元左右。但大多数用户都是选择安装部分模块。”沈贺君说。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人还面临着这样的困惑:想买适合老年人使用的生活用品,却不知道去哪儿买。在不久前的重阳节,在合肥上班的六安市民周燕打算买些礼物送给老人,“转了好几条街,都是些卖老年保健品的店,你看母婴店里,针对婴儿和孕妇的商品应有尽有,怎么就很少看到专业的老年用品店呢?”周燕说,最后自己还是从网上买了个老年足浴盆寄了回家。

对此,记者咨询了位于合肥市的一些养老机构,不少人表示市面上的确鲜少见到专业店铺,其大部分采购也是通过平台商直接合作或者在电商平台上购买。

政策加足“马力”优化供给是重点

国务院去年发布的《“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中,对发展老年消费市场作出具体要求,一方面要丰富养老服务业态;另一方面要繁荣老年用品市场,包括增加老年用品供给和提升老年用品科技含量。

借着政策的东风,老年消费环境在不断优化,如今老年产品和服务的流通渠道更加广泛,老年群体获取所需的商品和服务也在不断提档升级。对此,我省也对促进老年产品用品升级提出鼓励意见,支持企业利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和新装备开发老年产品用品。支持符合条件的养老服务企业、高校院所组建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重点实验室等技术创新平台,自主研发和生产康复辅助器具。争取到2020年,养老服务市场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和产品有效供给能力大幅提升,供给结构更加合理。

但不可否认的是,如今的老年市场并没有完全从成人市场中分化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市场。安徽财经大学消费者行为研究中心主任宋思根分析:“比如说母婴服务的目标是优生优育,这一需求可以被知识化、标准化;而老年人的衰老是渐变过程,为老年人服务是满足其健康和精神需求,知识和产品都难以标准化,评价标准也不一。”

老年人的需求无法完全得到满足,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优化供给是关键。

谢琼认为,在智慧养老方面,现阶段的产品虽然无法取代人工,但应完善安全风险监控和及时警报方面的功能。“现在很多产品的警报设计实用性不强,如果能够实现及时的监测和警报,我们在危机时刻的救助工作就能多一点时间。”谢琼说。

宋思根从优化市场环境方面提出了建议。他认为,就中国市场普遍情况而言,大多数老年日常用品已经被其他消费品的细分市场所覆盖,市场可以将老年人健康保健作为一个专门化的市场,针对不同类型的健康问题开发产品,通过专卖店或药店特许等形式销售,避免保健品市场混乱的负面效应。

“银发市场的情感需求满足可能更多地需要市场开发人工智能类产品、旅游类产品。”宋思根建议,要鼓励企业创新发展,重视老年人市场,鼓励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加大投入,从而进一步释放老年消费潜力,促进老年消费稳步增长。​ 

Copyright 中国养老金网-版权所有-隐私保护-所载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