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农村老人来信引出的问题

www.cnpension.net    2016-10-13 09:49    中国养老金网

  新年伊始,本报编辑部收到了陕西农村一位64岁老人的来信,老人看到本报记者王羚有关新农保的报道后,来反映他的困惑:为了得到每年720元的养老金,他要给不愿参加新农保的大儿子两口子代缴每年400元。他要求记者继续为其反映。本报记者王羚在第一时间采访了有关官员和学者,并发出呼吁:应立即取消“捆绑式条款”。

  尊敬的记者:

  我是农民,不知道怎样恰当地称呼您。

  我不会说话,只想给您们谈一下我们这里新农保的实况。

  我住陕西省扶风县XX镇XX村二组,64岁。我看到《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王羚的报道,我也鼓足勇气给你们诉说一下我们这里新农保出现的一些现象(因我没有电脑,没法和她联系,只好给你们报社寄来)。

  我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上世纪90年代搬出分居,已十多年,平时很少往来,我和二儿子生活在一起,二儿子很孝顺,2009年大儿子不愿意参保缴费,二儿子已参保、新合疗全都缴清,可我没有享受到新农保。后来通过亲友、户族的长辈各方的工作都动员过,(大儿子)就是不缴,于是我咬咬牙给大儿子两口子缴400元/年(每人200元 2人=400元),要缴15年,我不知能否活到那时。

  令我想不通的是,我老了儿子不养我,我倒要给儿子买养老保险?也没有制定不缴养老金怎么个规范的政策,倒把我们这些少数人排挤在外,享受不到党的阳光雨露好政策,同时我也看到,国家公务员和职工怎么没有捆绑缴三险?我不明白。

  我村还有些老人偷偷给儿子缴,怕别人知道了笑话。还有2位老人都分别七八十岁了,各有4~5个儿子,有的不愿缴,有个别缴了。听儿子们算了一笔账,年缴400元 4个兄弟=年缴1600元,而实际老人拿到的只有720元年费,划不来。老人无奈只好叹气,欲哭无泪。

  还有一位老人为参保的事和其中一个儿子要断绝父子关系,但要打官司。如得到法律的许可,他可绕过这个儿子得到每月60元钱,可他还要面临看病、电费、买菜、肉蛋、水费等,这些老人的合法权益如何保障?

  我原来给省上有关领导反映过,后来村主任亲自找到我说不要向上反映了,人家就那政策,影响不好,不利安定团结。

  烦请你们把这实际情况向有关制定政策的领导转达,我是个农民,没办法,还在外打临工,要吃饭、生活。

  董XX

  应取消“捆绑式条款”

  读到编辑转来的老人来信,心头一阵酸楚。我想起去年7月份去江苏徐州采访新型农村养老保险(下称“新农保”)的情景。当时与这位陕西老人有着同样遭遇(被迫替儿子交养老保险)的老人愤愤地说,“他们都活不长!”

  老人所指的“他们”是他的三个儿子。因为儿子们不愿意参加新农保,这位老人要么放弃领养老金,要么得自己替儿子交养老保险。

  听到一个父亲如此诅咒自己的亲生儿子,我当时感到吃惊。后来在调查中发现,确实是国家新农保政策中的制度性缺陷,导致众多有着类似情况的老人陷入了养老困境。

  根据2009年9月1日国务院《关于开展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新农保制度实施时,已年满60周岁、未享受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农民,不用缴费,可以按月领取基础养老金,但其符合参保条件的子女应当参保缴费。这一条款被学者们称作捆绑式条款。

  在各个省的新农保试点中,这一捆绑式条款被执行为:如果符合参保条件的子女不参保,其父母就不能领取基础养老金。尽管基础养老金并不高,只在60元左右(国家规定是每月55元,各地可根据经济条件不同适当增加),但对于收入水平很低的农村老年人来说,仍是一笔值得努力争取的养命钱。

  为了领到基础养老金,这些农村老人开始跟不愿意参保的儿女进入了“战争”:有的争吵,有的打骂,有的甚至断绝父子关系。当我采访回来、把亲见的这些故事讲给朋友听时,朋友脱口而出:“这个规定真是坑爹!”

  我在采访中了解到,这个规定从新农保制度开始起草时就因为有违“自愿参保”的原则而遭到许多社保学者的反对。但最终公布的规定依然保留了相关内容。

  当我从徐州采访回来时,曾就捆绑式条款等问题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农保司副司长刘从龙有过面谈。当时刘从龙解释了这一规定的苦衷。

  据他介绍,之所以规定60岁以上的农民不需缴费就可以享受基础养老金,是希望这部分农村老人能够享受到新农保的好处。至于将其子女参保作为后置条件,主要是为了帮助农民对社会保险有个正确的认识,避免将其理解为不用缴费就可以享受的社会福利,同时也是为了扩大覆盖面。

  昨日下午,为了给董 老人一个权威的答复,我再次致电刘从龙,就这个问题进行了沟通。刘从龙对老人的遭遇表示理解和同情,他同时表示,在新农保的推进中已经发现这类现象,但这只是个别现象,就全国来说,可能只有千分之几的比例。

  据刘从龙介绍,现在新农保的参保率达到80%左右,如果没有这个条件,参保率可能到不了这个水平。

  去年做报道时,为了弄清楚这背后的是非,我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功成和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珍。这两位社保专家意见一致,都强烈反对捆绑式条款。

  李珍认为,新农保本身是个自愿参与的制度,将第二代的参保与第一代的养老金领取捆绑在一起,在理论上使得子女的参保成为了强制性的,在实践上使得新农保受欢迎的程度下降。

  郑功成也认为,捆绑式的参保方式片面追求参保率,是一种极为短视的政策,侵害了农村老人的福利权利,应该立刻停止。

  刘从龙昨日表示,在具体的操作上,可以更加人性化,比如先把基础养老金发给老人,之后再动员其子女参保。同时也应该继续加大政策宣讲力度,让农民了解并接受社会保险。

  刘从龙的分析有其道理,但是正如学者们的批评,为了提高参保率,保证覆盖面,而将一些农村老人置于这种纠结的境地,使他们的福利权利受损,我个人认为是不可取的。

  根据中央的计划,2012年新农保将实现全覆盖。真心希望新农保能够成为一个真正惠民的政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反而伤害了许多董 这样本来就是弱势群体的农村穷苦老人。也希望更多人们一起来呼吁,推动这个不合情理规定尽快得到修改。

Copyright 中国养老金网-版权所有-隐私保护-所载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All Rights Reserved.